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转贴)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1月20日

腾讯课堂 NEXT 学院

天下午,收到朋友发来的邮件,现在全文转贴如下:

========================

我的声明和态度

2007年1月11日,在全国图书定货会开幕当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召集了一个"通风会"。会上,副署长邬书林先生以宣读方式公布了一份"2006年出版违规书选",被点名的书里,《伶人往事》列于三。邬先生对出版此书的湖南文艺出版社说(大意):"这个人已经反复打过招呼,她的书不能出,......你们还真敢出......对这本书是因人废书。"接着,自然是对该社的严厉惩处。

邬先生说的"这个人",指的就是我了。我是谁?我是从事戏曲研究的老研究人员,是中国民主同盟的老盟员,是退休在家的孤寡老妇。六十岁的时候,我拿起了笔,写起了往事。先说的是父辈故事,后讲的是伶人传奇。第一本书被禁(即"卖完了,就别再版了")。虽说这是应中央统战部的要求,但权力机关已经对我的权益有所侵害。这次,邬先生没有对《伶人往事》做出任何评价,却对我本人的个人权利进行了直接的侵害。我们的宪法有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他的"因人废书",直指我本人,直接剥夺我的出版权,而这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

我知道----在邬先生的眼里,章诒和是右派。好,就算我是右派。那么,我要问:右派是不是公民?在当代中国,一个右派就既不能说,也不能写了吗?谁都知道,只要是个社会,就有左中右,其中的左派永远是少数。我们这个国家是不是只许左派讲话、出书?广大的中间派和右派只有闭嘴。果真如此的话,我们的宪法应当立即修改,写明容许哪些人出书,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容许哪些人出书,不能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其实,现在某些左派和左派官员出书之难,并不在我之下)。邬先生,您是什么派?您代表谁?在就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并要求中国的作家和艺术家能讲真话。言犹在耳哪!通风会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宣布了这样的措施。新闻总署是国家行政机构,是国务院的下级。这不是和国务院对着干吗?邬先生,您到底想要干什么?


借此机会,我想说明这样一个态度:从提笔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想当什么社会精英,更没想去写什么"大"历史。我只是叙述了与个人经验、家族生活相关的琐事,内里有苦难,有温馨,还有换代之际的世态人情。我的写作冲动也很十分明确:一个从地狱中出来的人对天堂的追求和向往。因为第一本书里的张伯驹、罗隆基,第二本书里的马连良,第三本书里的叶盛兰、叶盛长连同我的父母,都在那里呢----"他们在天国远远望着我,目光怜悯又慈祥"。

再郑重地重复一遍:我不会放弃对公民基本权利的维护,因为它维系着一个人的尊严和良知。邬先生的行为是违反宪法的!从精神到程序,他都没有遵守。官场可以盛行"一致通过",面对领导人可以做到"聆听教诲";与此同时,是否也可以给草民腾出一点儿空间:给他们留下一张嘴,叫他们说说;给他们留下一只笔,让他们写写。和谐社会的搭建不是靠勒紧,它需要的恰恰是松动。

前两本书的被封杀,我均以"不在乎"应之。但事不过三。这次,我在乎,很在乎!邬先生,告诉您:我将以生命面对你的严重违法行为。祝英台能以生命维护她的爱情,我就能以生命维护我的文字。

遵守宪法的首先该是政府。您是高官,这点应当比我清楚。

章诒和

2007.1.19

========================

[参考链接]

* 《伶人往事》在线阅读

留言(17条)

我想起了性书大亨。

中国的好时候指的是什么方面?我觉得如是论精神方面的话,其实我更向往诸子百家的时代。论道德方面的话,我更向往尧舜的时代。论团结与贡献的话,我更向往王进喜的时代。论物质生活的话,maybe now...

联合早报消息:中国禁止发行八部文学作品

  (综合讯)香港《南华早报》透露,中国下令禁止发行香港女作家章诒和所著《伶人往事》等八部文学作品,并要对有关出版社进行处罚。

  《南华早报》报道指出,所禁作品都是知识分子对中国现代以及当代历史上大事的反思。

  报道称,遭禁的作品除了章诒和的《伶人往事》之外,还有从个人经历视角讲述辛亥革命到大跃进的中国历史的《沧桑》(作者晓剑)、有关民权活动人士姚立法经历的报告文学《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作者朱凌)、讲述解放战争以来一个普通中国家庭经历的《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作者国亚)、《人民日报》退休编辑袁鹰的回忆录《风云侧记——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回顾50-80年代中国大事的历史丛书《年代怀旧丛书》(编者旷晨)、讲述非典疫情期间一名女子因钟情互联网而放弃作副市长的情人的《如焉》(作者胡发云)和讲述中国新闻界幕后人情世故的《新闻界》(作者朱华祥)。

  《南华早报》报道称,有关禁书令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在上个星期的一次宣传和出版工作会议上宣布,并在星期四(1月18日)得到一名负责管理出版业的官员的证实。

看了一点《往事并不如烟》。¨大右派¨思想超前,民主,平等,进步的思想提得太早了,在那个非常的年代,自然是得到如此下场。我倒是以为中国文化就此断层,对民众的影响更是难以估量。不过今天讨论这个问题究竟有多少价值,又有多少的可能性,还真未可知。

中国什么都禁,从电影到书到音像,禁的一塌糊涂。可怜我的外语不好,但也庆幸这是个互联网时代,不然我估计也就只能天天座在电视机前看着革命老前辈掉眼泪了。

关于删除所谓新闻出版总署查禁八本图书相关帖文的通知

经核实,近来网上流传的所谓新闻出版总署查禁八本图书的消息严重失实,请即通知各网站立即清理所有借此攻击我新闻出版制度的帖文,网站论坛、博客也不得讨论此事。请各地外宣办、中央重点网站安排专人督办,迅速落实此事。

断章取义,原话明明是“不可因人废书”,到发表出来的时候就把“不可”两字去掉,以此炒作自己的书,可笑可鄙。

章怡和的《伶人往事》存在着大量地抄袭段落,特别是“马连良”那一章,各位看官如果有幸能够阅读《京剧往事》(85年版)一书,就会发现章怡和在说谎!!!

我已经到处去问了,书店里的此书全被收了!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说自己没有禁?问候你家人!

反正这书现在很红了,店里的人都小声说:又是问伶人往事的?

禁吧禁吧,越禁越火。官老爷真是SB

hehe 不知别人怎么看这本书 也不知这书是不是抄袭
我自己觉得写的很好,写的是实话,这是对一本书最大 褒奖了 说实话最部容易 我很喜欢尘封的历史,和那古朴的语言。
支持章。

在emule中搜索书名,如果简体搜索不到,就用繁体的书名搜索,呵呵,至少很多禁书都可以通过emule来下载到!!!

我是出生在1938年的小人物,1957年时还不满20足岁吧,但也因为百分之五的比例未满,有幸在丁酉之难中也被归入了章罗旗下。我已读过《往事并不如烟》和《伶人往事》等章诒和作品,最近读到她的呼吁回忆的文章,正好我的加快写到1957年,遇到欲言又止的困惑,她的文章将鼓励我继续。如有便,请代向诒和女士致意!

上帖键错一词:“加快”应为“回忆”。

本人历来崇敬敢于说真话者。从古代海瑞,到现代彭德怀。章诒和之父说真话"党天下",成了大右派。章诒和系列著作也是真话,故喜欢并收藏。

幸好我有一本

章诒和的书我最爱看,最喜欢看,当代没有几个人的书能吸引我的眼睛和心灵!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