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走了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7年11月 4日

珠峰培训

昨天中午,果子去世了。

一个多月前,我转贴她的文章时,就明白她的时间不多了。但是,真的发生时,我还是觉得冲击大得难以接受。

下面是她的最后一篇blog,写于2007年10月7日,离她去世不足一个月,读来令人唏嘘不已。

划时代的转折

2007-10-07 16:02:32

划时代的转折就是:检查出了腹水和黄疸。

这意味着,还算稳定的病情,彻底进入了恶化时期。

首先最难忍的症状之一,就是腹部无限地隆起。各种疼痛随之而来。

中医调过两个方子,都没用,反而发展更快。后来再问,他们也觉得棘手。认为我不如先化疗。

李老不建议我化疗,调了方子。我却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吃。

肝功能的损害,让我差不多连化疗也失去了资格。西医的治疗手段,就是抽腹水。但据说腹水是很顽强的东西,边抽边涨。

在祈福医院做完检查,肿瘤科的医生给我们介绍了他们一种绿色综合治肿瘤的方法,有什么热疗、热灌注、针灸、中药、排毒等。每一两个月一个疗程。据说可以有效缓解晚期症状。问了问价格,虽然比较高,但暂时还可以承受。只是住在这里没有医保。犹豫要不要把医保转到番禺来。

现在突然发现很多事都很麻烦,因为都需要你本人去办理。而我却已经很难正常行动了。

其实,我已经没有什么犹豫选择的余地了,面对日新月异的肚子,面对现在必须拼命咳嗽但会引起身上各处疼痛的状态,面对中西医对我都不乐观的现实,我似乎已经别无选择。缓解症状,是第一位的。

决定后天去办住院手续。好在就在小区里,离家近。医院里的环境又好。

拖延了两天,是因为要等8号大家都上班了,去办一些非办不可的事。

真后悔浪费了太多大好时光。好象老觉得有充足的时间似的。事实上,从一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人,到出门都困难,原来这么快。许多身后事都没处理。

今天下午决定硬着头皮出门剪头发。精力有限,还是剪成短头发更易打理。对俺好不容易留起的长发,还真恋恋不舍呢。

谢谢亲爱的们关心。没精力就不一一回复了。有的回复(有的我还没看到呢),可能是里面有链接,被新浪删除了(不明白为什么,是怕人做广告么?)。

其实肝转移本身就是很凶险的,用中药来控制,到今天已经一年多点了。已经算是奇迹了。这几天,我开始吃那位自己治好自己癌症的"神人"开的药。几乎每天都在换方调整。感觉精力稍微好一些了。过几天住院,相信我也一定会好好地出院。等我的好消息吧。:)

对于我来说,有些想法是越来越清楚了。一方面,生命是一个过程,必须不断朝着一个方面积累;另一方面,生命又是如此短暂,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时都会结束,过一天少一天。所以,选择那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然后一直努力朝这个方向走下去,在我看来,这几乎是度过人生唯一有意义的方式。但愿我明白得还不算太晚。

珍惜时间,珍惜生命。

(完)


贝米钱包

腾讯课堂

留言(7条)

央视一个关于中医养生的节目,就报道过一个美食杂志编辑的最后时光,真正是做到了“尽人事”,几乎做了所有能做的积极应对,最后还是无能为力,真是感叹人生的脆弱与无奈。“享受生活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骨髓、血液、眼角膜、钱、友情,这些都可能帮得上忙。
可是,当生命要歇息的时候,谁都无能为力。

而自己,每天都在挥霍着青春。

走了吗..猜想那天的我正在做着社么呢..世界一隅的帷幕降下了..社么都被掩盖了..

S研,好想你..

人生如魚少水,斯有何樂?

眼睛潮潮的感觉——珍惜生命!

这几天母亲检查出癌症晚期,看到你转载的果子的博客,其中说道的山西李老,阮哥知道是哪位中医吗,还能联系上吗?

看完不禁有些感慨,不由得想起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一年了,我会去做什么。恐怕是立刻辞去工作,回家陪家人。但是明知如此,但依然不免拖着脚步走在异乡的路上。唉,不知道说什么..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