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抢救切尔诺贝利》(二)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4月27日

珠峰培训

天,我贴了纪录片《抢救切尔诺贝利》的第一部分,主要内容是核电站发生爆炸。但是,这并不是这起事故的最可怕之处。

最可怕的是,爆炸引起了大火,无法熄灭。整个反应堆上方1200吨的罩子,已经被炸飞了,所有放射性物质,就在露天中熊熊燃烧,不断扩散出辐射。

据纪录片中说,人体吸收400伦琴的射线,就会致命。当时,反应堆附近的辐射高达10000~12000伦琴。这意味着,如果没有保护的话,一个人在那里待上2分钟,就会立刻死去。

可是,必须有人到那里去灭火,使辐射停止。

这就是整个事件最困难的地方。所有去的人几乎必死无疑,即使不死,后半生也将饱受伤残折磨。可是,必须有人去。

===================

九、

1986年4月28日,切尔诺贝利。

危机发生后第三天,莫斯科派出安托区金将军与手下80架直升机舰队前来灭火。将军抵达后,飞在爆炸反应炉的200公尺高空上。

"由於火势的关係,我所在高空的温度,约是摄氏120到180度之间。我们的5部放射量测定器,只能升到500伦琴。指针疯狂移动,放射量完全破表。我想当时在200公尺高空,至少有1000伦琴。"

即使在这样的高空,只要暴露半小时就足以致命。从反应炉升空的强烈放射性热气流,让直升机难以靠近。他们必须随机应变,以执行任务。

"你看那些烟,我们得到那个区域。但是温度太高了,或许我们该使用氮气。我们必须尽快采取措施,把火扑灭,然后封住反应炉。好靠近现场,进行其他工作。当时必须加以围堵,以防止放射尘继续扩散。放射性尘正随风飘散。我们得尽快行动。"

一场盛大行动展开。最顶尖的驾驶员,从阿富汗前线赶回,驾驶直升机运送士兵。他们对着火焰,徒手空投80公斤的沙包。他们希望透过大量填沙与硼酸,将反应炉的火焰闷熄。硼酸可以用来中和辐射。

第一天出动110架单机,第二天出动300架。反应炉上方的辐射值,超过3500伦琴,几乎是致命量的9倍。有些驾驶员,一天飞行多达33趟。他们每去一趟,就吸收5到6伦琴。如果动作慢一点,就吸收更多。丢下6到8袋沙包后,全身就因热气而被汗水浸湿。

"几次任务后,我的士兵就会去洗澡并进食。过了一会儿,他们就开始呕吐。"

从一开始发生危机,辐射受害者就被送往莫斯科6号医院。该院有苏联唯一的专门设施,治疗因大量暴露在辐射下,引发的急性辐射病。

最初的辐射病症状是呕吐,作呕以及腹泻。之前则有一段潜伏期,接著会有更多致命症状出现,像是骨髓退化,以及侵蚀肌肉,直达骨头的恐怖灼痛。

"他们前来门诊时,就心理上来说,真的很让人难受。他们直接从机场被送来,几乎所有人都还很年轻。他们抵达时都还是潜伏期,他们不会觉得不适。他们的衣著都一样,都穿著同样的睡衣,彼此开著玩笑。但是我们知道,其中有很多人会死,有27人很快就死亡。他们都吸收了巨量的辐射,因为致命的烧灼而痛苦不已。"

有15年,当局只承认了第一批受害者。

1986年5月1日,切尔诺贝利。

核电厂东方30公里处,森林被爆炸后的放射性气流烧成焦黄。但是灾区早已延伸到更远的地方。

爆炸发生后,云层所携带的放射性粒子,随著雨水降落。以花豹斑点般的模式,污染乌克兰,白俄罗斯与俄罗斯。

5月1日风向转变,基辅地区也遭到污染。

可透过这张克伦班亚克上校的手下,测量读数后所绘制的地图看出来,严重污染的地区以红色呈现,周围则是辐射值正常的地区。

但是所有居民仍被蒙蔽真相。相关报导只出现一则,刊载於真理报三版底部的小标题。对该起事故轻描淡写,表示危险已经过去。

"天就要塌下来了,我们却显得若无其事。还在筹备五月劳动节庆典。国家彷彿拒绝承认相关状况。"

这是切尔诺贝利灾变的另一个面貌。事故发生后6天,虽然辐射值是正常值的几千倍,当局依然鼓励人们参加五月劳动节庆典,即使他们知道,其中某些地区遭到严重污染。

"我亲眼见证1986年的五月节。我在场亲眼目睹,目睹死亡游行。那是场死亡游行,那是恐怖的死亡。"

令人不安的是,所有1986年五月节相关画面,都从乌克兰国家档案中消失。现有的照片,都是伊戈科斯汀所拍摄。

乌克兰第一书记雪比斯基,也偕同家人与孙子参加庆典。

"理论上这对我们似乎很重要,可以借此避免恐慌。但是如果我们早知道,
空气中有多高的辐射量......"

有多少孩子在这场庆典中被辐射污染,直到今天,尚未公布任何统计资料。至於乌克兰共党的第一书记雪比斯基,他随后自杀身亡了。

十一

爆炸发生后一周,大撤退持续进行。

1986年5月2日,离开切尔诺贝利的道路。

离核电厂7公里的,切尔诺贝利市居民也被撤离。接著是核电厂方圆30公里内的所有村庄居民。13万名居民被迁走,其中许多人已遭到严重污染。

(污染区)

跨立乌克兰与白俄罗斯的30万公顷地区,所有居民瞬间撤离,该地从此与世隔绝。广大地区被清空,整体文化遭到连根拔起。一个世界在几天内,就被看不见的敌人夷平。

"这比战争更糟。在这里,你看不见敌人。战争中你还能看到大砲,机关枪跟战车,这里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到处都是辐射,它会穿透你的身体,侵蚀你的身体。你只会在稍后感受到影响。有些人则是得等个几年。太可怕了。"

这时放射性云层,持续飘向欧洲上空。云层飘到巴伐利亚与北意大利上空,放射性铯137与碘131,在法国南部与科西嘉倾盆而下。作物与牧草遭到严重污染,法国当局否认遭到云层污染。云层则已经抵达英国,并且扩散到希腊。

在切尔诺贝利,放射量持续攀升。裂口被6千吨的沙与硼酸填满,但是在这个巨大的堵塞口下方,高热岩浆持续闷烧中。

灾变发生后10天,戈尔巴乔夫私下邀请,权威的国际原子能总署署长布利克斯前来视察现场。他是第一位,视察切尔诺贝利的西方专家。

"你飞到了切尔诺贝利反应炉废墟上空,当时你有什么感觉?"

"我们从空中勘查现场,可以看到毁损区域,冒出了小量的烟。他们谈论许多关於第二次爆炸的事。我还记得在莫斯科的时候,有个朋友,我其中一个专家的亲戚来电,他说传说着,还有第二个反应炉会爆炸。"

在反应炉底部,还有195吨的核燃料在燃烧,产生的惊人热气,逐渐熔化了沙子,堵塞口表面开始出现裂痕。

"我们把洞口塞住后,温度开始升高。我们很担心,因为这可能引发另一次爆炸。非常骇人。"

科学家前往测量读数,他们忧心忡忡。他们担心会抵达临界温度,而引发第二次爆炸。这将造成严重的悲剧。

反应炉核心下方的水泥板逐渐加热,并且可能裂开。岩浆有往下渗透的危险。

灾变发生后,消防员第一时间所灌注的水,在水泥板下方积成水坑。如果放射性岩浆接触到水,将引发比第一次爆炸更具毁灭性的爆炸。

全国顶尖专家受命采取应对措施。瓦沙里纳特瑞柯是其中一位专家,当时他正从事改善苏联洲际核弹的工作。

"如果热气造成水泥板裂开,现场1400公斤的铀跟石墨混合物,只要碰到水就足以引发新的爆炸。接下来的连锁反应,将引发可比原子弹威力的爆炸。我们的专家研究爆炸可能,推断这次爆炸威力将高达3到5百万吨。离切尔诺贝利320公里的明斯克将被夷为平地。整个欧洲将无法住人。"

"我们得阻止情况继续进展。再持续下去,必定会酿成巨祸,一场巨大的核子灾变。"

第二次爆炸,将伴随著惊人的震波,放射量会极度升高,在几小时内夺走数千条人命。

"感谢老天这并没有发生。在明斯科,哥麦尔跟基辅,已备好火车并加挂上千车厢,准备疏散所有居民。情势非常紧张。"

在莫斯科,国家委员会颁布两项紧急措施:首先,派出大队消防员,把反应炉底部的水抽干,他们在后来被称为国家英雄,但是余生将受辐射病所苦;第二,以更有效方式封住裂缝,一劳永逸地降低温度,在两天内,安托区金将军的手下,空投2400吨的铅进入反应炉。

"我们一丢铅进去,温度马上就降低了。它的吸热效果良好,熔化后也封住了洞口。所以辐射降低了。"

但是有些铅被火熔化后,蒸发到大气中。20年后,切尔诺贝利病童的身体中,仍可见到微量的铅。这种做法在今天遭到高度抨击。

"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未完待续)

贝米钱包

腾讯课堂

留言(10条)

惊心动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的时候我才十岁,慢慢大了才了解这个事情。也曾经看到过一些有关这个纪录片,记忆深刻的是一排孩子,全都没有了右腿,他们长相漂亮聪慧,可是有些甚至是在母亲体内的时候就吸收了射线,出生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出现残疾。看了实在让人心痛。

这个纪录片我前年看过,该死的政权!

阮,是否为李开学写点什么?

很震撼
像是对人定胜天的嘲笑

不久前逛到这个博客,太让我有相见恨晚之感

引用davidpeng的发言:

阮,是否为李开学写点什么?

这方面的事情,我已经写过不少了,再写会有怨妇之嫌。

再说,我觉得自己不合适谈复旦,所以还是不要写了。

去年还是前年这个事件的多少年纪念,新华社等主流媒体不是有大量辟谣的信息么,和这里面的多少人辐射,死亡我糊涂了

到底哪个在说谎


一个坚持没死多少人,一个坚持多少万,多少辐射病,死亡

以前看过类似的电视报道,每看一次,内心就会经历一次痛苦,就问反问,是不是科学发展必须要有这样的付出,人类必须要有这样的承受?
由此又会联想到克隆等等诸如此类对我来说听不太懂的科技,今后是否也会带给人类灾难?
祝福我们自己吧!

不管政府还是民众,人类的生命永远应当受到尊重!

这个必须进我的课件!!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