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抢救切尔诺贝利》(五):遗产

作者: 阮一峰

日期: 2008年5月 1日

珠峰培训

天,我贴完纪录片《抢救切尔诺贝利》的最后一部分:这场悲剧到底留下了什么?

有些遗产是很明显的:

  - 切尔诺贝利附近的普里皮亚季市成了死城,100年之内不能住人;

  - 13万居民成了核难民,终生不能返回故乡;

  - 60万抢险大军中,超过一半的人已经在过去20年里死去,剩下的人余生都将饱受病痛折磨;

  - 发生爆炸的4号反应堆,虽然被混凝土封闭了,但是这个"石棺"并不牢固,需要重建;

  - 事故的善后费用,每一年都非常庞大,成为了乌克兰政府沉重的财政包袱。

上面这些只是看得见的遗产,还有看不见的遗产:那就是苏联政府的信用完全破产。

这个政府隐瞒事故、欺骗人民、组织抢险混乱低效,而且修改和销毁相关档案,使得有些真相可能永远无法大白于天下。它彻底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仅仅五年以后,列宁创立的苏联就解体了,一个希特勒都无法打败的政权就这样消失了。

就像记录片中的一个研究者所说:

"切尔诺贝利最大的灾难,并不是辐射,而是谎言。"

也许未来人类的科技发展,会使得核能不再危险,但是只要专制政权还在地球上存在一天,切尔诺贝利就依然有着现实意义。

=================

十八

切尔诺贝利降下了第一场雪,这对当局证明了石棺的密闭性。石棺至少能密闭30年,他们如此预估。

清理人返回故乡了,1,2,3号反应炉又恢復了运作。抢救切尔诺贝利第一战宣告胜利,却预示了苏联的解体。

但对许多人来说,这代表一场战争的开始。

过了20年,这场战役仍未结束。

过了20年,普里皮亚季依然是一座鬼城。

在伊戈科斯汀陪同下,尤莉亚想去看看,当年和家人在疏散那天弃守的公寓。与他们被告知的相反,没有任何居民还能够回来这些废弃建筑居住。

"我认不出我妈妈的画。......对了,就是那个,我想起来了。"

"那个?"

"对。"

"摸一下墙壁吧,这是你家。"

对伊戈科斯汀来说,这次探访也勾起了痛苦的回忆。在报导切尔诺贝利抢救行动的7个月中,他暴露在致命的辐射里。从此之后,他每年都得入院治疗两个月以上。

"这件事影响了我一生。"

对成千上万的原子难民,以及成千上万的切尔诺贝利战士来说,对抗无形敌人的战役尚未结束。所有到过切尔诺贝利的人,依然遭受体内吸收到的放射线所折磨。

在事故发生后几个月,清理人涌入苏联各地的医院。20年后,存活下来的人仍不时前往6号医院求诊。他们所患的病症,被专家称为"切尔诺贝利症候群"。

"我们全都有一堆症状,心脏,胃部,肝,肾,神经系统都出了毛病。我们整个身体极端不适。"

苦于辐射,化学与暴露造成的新陈代谢变化,清理人精疲力竭地返乡,无力恢復正常的生活。

20年后,许许多多还活下来的人,都残障且无法工作。

当局显然无视他们的困境,而削减了他们的福利金。

"阿富汗战争的退役军人依然活著,我们却逐渐憔悴。我对此写了一首诗:我心充满悲怅/满满的乡愁与苦痛/有如太阳穴的子弹/怎样也无法止息/母亲偷偷对上帝祈祷/恳求饶恕他的命。"

多数奉命前往对抗原子的人,都还不到30岁。

如今幸存者不但已经50岁,还必须如老年人一般地奋力求生。

根据军方说法,50万名清理人当中,有2万人已经死亡。

而有20万人宣告残障。

"你不知道自已还能再活多久,或是自已会死于何种疾病。你不知道自已的孩子会受到何等影响,如果你能有孩子的话。我们都知道这些问题,也知道体内正被无形的敌人鲸吞蚕食。我们的战争仍在持续,而我们正逐渐从这个世界萎逝。"

然而20年后,只有59人的死亡,被官方归咎于切尔诺贝利灾变。

没有任何关于该区13万名难民的研究,没有任何关于50万名清理人状况的统计数字,也没有任何数字是关于继续住在切尔诺贝利附近与污染区的人口,这些人未曾被告知他们所暴露的真正辐射值。

最高苏维埃一名代表发现,当局有系统隐瞒切尔诺贝利事故真正的后果。就在苏联帝国于1991年瓦解时,趁着当时的无政府状态之便,她设法取得了最高机密文件影本。

那是中央委员会的600页报告,撰述时间是在抢救切尔诺贝利一役仍在进行时。

"我读到这些文件时,发现一切都有很大的出入。这才知道,党领导人对我们说了漫天大谎。"

12号法令叙述:1986年5月12日,已经有10198人住院治疗,"345人显示放射性病变症状"。

"但是这同时,他们却告诉我们一切都很好,没有什么大碍。我这才发现他们说了多大的谎言。"

艾拉指出,她还透过其他管道发现,当局恣意更动标准,把正常人体能接受的辐射值提高了5倍。

"他们把标准提升后,人们就瞬间奇迹似的痊愈。医院也让他们回家,那是犯罪行为。"

这并非苏联唯一一次操弄数字。1986年8月底,秘密举行了第一场评估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国际会议,会议由布利克斯主持。没有任何记者或外界观察员获准进入会场。

苏联代表团由勒加索夫院士所率领,他在抢救切尔诺贝利进行时,主掌政府的委员会。

"我们任命他负责准备对国际原子能总署的报告,授权他提报一切事实。"

他提出了一份很详尽的报告,内容让与会人士震惊不已。

勒加索夫的发言长达3小时。他的报告断言,在接下来10年里,应该会有4万人死于切尔诺贝利事故引发的癌症。

西方世界拒绝直接接受这项预估。这引发了一场名符其实的东西协商,这是根据广岛模式所做出的理论推算。

"上头说在这么高的辐射之下,根据广岛经验,长期来说就会造成多少人死亡,辐射量增加十倍,死亡人数也会增加十倍。我认为这数字并非真正的经验谈。"

这数字同样具有惊人的弹性。会议结束时,讨论的可能死亡数字,已经不是4万而是4千。

将近20年后的2005年9月,这个数字成为官方死亡人数。

法国坚决反对苏联的透明政策。该国尽可能否认,境内有放射性云层。

"法国上方有异状吗?没有,风并非往这边吹,而是吹向逆时钟方向。没什么好担心的,民众的健康绝对没有危险。"

20年后在法国,尤其是在科西嘉地区,出现的甲状腺癌病例,性质与严重性跟切尔诺贝利附近区域所提报的病例相同。

"切尔诺贝利反应炉释出的最危险元素并非铯或钸,而是谎言。"

"我称之为86年最大谎言。谎言有如辐射越滚越大,在全国跟全世界散播开来。"

1988年4月27日,灾变发生已届两年,努力揭开真相的勒加索夫院士决定结束自已的生命。

如今,反应炉爆炸后所喷发的放射性粒子,持续毒害著这片大地。事故发生20年后,切尔诺贝利地区依然不宜居住。

5年内,放射性核种在污染土壤里下沉了5公分,所以在20年后,它们已经深埋在地底下20公分,继续污染整个地球。要彻底清除它们,就得挖起20公分深的土壤,然后密封在掩埋区的地底。这个工程非常浩大,不可能完成的。

如今有8百万人住在乌克兰,俄罗斯,特别是白俄罗斯的污染区。20年来,他们接触着一点一滴毒害他们的放射性食物。

1986年维也纳会议中,苏联代表团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是却遭到刻意忽视。如今有1152名幼童因罹患甲状腺癌,于1986年至2002年期间在明斯克专科中心开刀。其他城市又还有多少病例,至今尚未出现公开的全球统计数字。

白俄罗斯,明斯科,一位名叫尤里班朵斯基的医生,在事故发生后,研究了污染地区人口的疾病。他在1996年发表研究结果,随即遭到谴责。他遭到逮捕,并获判腐败罪在牢里关了5年。2005年11月,他依然遭到软禁。

"看看怀孕妇女遭到铯污染后,会有什么影响?看看单一家庭中,出现多少畸形病例:兔唇,缺眼,骨骼变形。"

"这些胚胎来自喂食哥麦尔地区遭到污染青草的仓鼠,结果生下了一整窝的畸形后代。食用铯污染食物的动物胚胎,其畸形发育数量让我惊骇不已。我在2周内就得到惊人数量的畸形发育。"

没有任何的官方研究,是关於切尔诺贝利事故引发的基因突变,但是却出现了数百个病例。

尽管在事故后几个月内,出现了数千件流产与堕胎,似乎还是有几百个孩子受到辐射影响。这些孩子身上出现的畸形症状,与班朵斯基的仓鼠非常类似。

目前在白俄罗斯,有30万名幼童受到污染的荼毒。

国际绿十字机构(NGO),是戈尔巴乔夫在1991年下台后所成立。该机构提供切尔诺贝利受害者,开放治疗与支持中心。他们同时安排治疗营,目标是教导污染区的下一代如何与辐射共处。例如这样,测试食物是否遭到污染。

这还要持续多少年?800年吗?直到耶稣复活?

"我们必须加强国际合作,并成立国际科学中心。寻找更安全的能源资源,这才是最重要的课题。"

"不管是友是敌,我都不会希望任何人经历此悲剧。没有人应该经历,我们在切尔诺贝利经历的一切。我们所有人类都不该经历这一切。"

(全文完)

QCon

腾讯课堂

留言(18条)

如果这能让苏联瓦解,那么付出的代价还是有价值的。

引用支持阮兄的发言:
如果这能让苏联瓦解,那么付出的代价还是有价值的。
为了让苏联解体,就得让这么多人从此过上这样的人生? 如果都是仁兄这样的想法,那我觉得苏联在很多人心中并没有解体并将一直存在下去。

引用hidecloud的发言:


为了让苏联解体,就得让这么多人从此过上这样的人生?
如果都是仁兄这样的想法,那我觉得苏联在很多人心中并没有解体并将一直存在下去。

老实说,我确实很想写“那么付出的代价还是值得的”,但我毕竟没这样写对吧,那么这位仁兄就不要钻牛角尖了。

中国的污染比这还要严重

很多地方20厘米的污染都算少的。表面20厘米早就污染完了。都已经渗透到地下水了

上次看到有个人算了帐,即便把20厘米的现有土挖走,耗费都是几百万亿

第一次详细知道这个事件,真是太震撼了,而且后果直至今日还没有结束。确实呀,人与人之间的不和谐远比核污染对人造成的伤害大无数倍。遗憾的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即使有一天把核污染搞定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和谐却很难被解决,这真是悲哀。

专制、谎言、更多的谎言、更大的谎言、最终崩盘

作者‘专制政权’这个词的用法(即特意标成黑体那两行),是用苏联政府去对比美国、西欧或日本的政府,意在说明民主政府可以有效、透明、及时指导公民规避大规模化学污染。我得说,最好加上个引号,民主政府可以及时指导‘国内’公民规避大规模化学污染。


“博帕尔事件是发达国家将高污染及高危害企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的一个典型恶果。事故发生后,美印双方就谁是主要责任者问题展开了唇枪舌剑的争论。最后,这桩案子以美国的巨额赔款了结。其实,无论双方怎样争辩,人们只要把博帕尔农药厂的安全装置和美国水土上类似工厂的安全装置做一个对比,就会对此问题一目了然。美国本土的这类工厂都设有先进的电脑报警装置,并大都远离人口稠密区,而博帕尔农药厂只有一般性的安全措施,周围还有成千上万的居民。”

至1984年底,该地区有2万多人死亡,20万人受到波及,附近的3000头牲畜也未能幸免于难。在侥幸逃生的受害者中,孕妇大多流产或产下死婴,有5万人可能永久失明或终生残疾,余生将苦日无尽。

“据越南有关部门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越南战争中因沾染化学毒剂而造成各种后遗症的人至今仍有近4万名,而仅在越南21个省的调查中,有关人员就发现有1.4万个家庭生下了2万多名先天残疾的后代,其中包括畸形、瘫痪和神经性疾病患者。在过去的20年里,越南科学家研究了大量的、范围广泛的先天缺陷病例。研究表明,在喷洒过橙剂的地区,死胎和流产现象猛增3倍。按越南媒体的说法,越南受橙剂后遗症危害的人数已达100万人。他们中有些人身患癌症已经死亡,不少人仍在病痛中煎熬。”

如上,民主政府下的居民们,造成的生化灾难远大于苏联,因为民主国家的根基是公司制和私有财产制度。所谓公司,就是不要脸不要命的追求效率,绝对不讲民主,企业运行就是封建家长制度,结合上对私有财产的追求,于国界外自然无恶不作。

“博帕尔事件”只能说明印度的法律不完善,一开始就不能禁止这样的工厂在当地运行。再说专制政府也资本主义根本就是两码事,中国就是个绝好的例子。

多谢阮兄分享这么好的资料!非常发人深省。

这个例子可能的确说明独裁政权会导致这种问题,但是法国政府的态度说明只要是政府都会有这种动机去掩盖真相,区别只是在于西方国家更容易被发现以及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应该说这类被掩盖的重大事件的真相无论在美国或中国都是大量存在的

引用幻庵的发言:
“博帕尔事件”只能说明印度的法律不完善,一开始就不能禁止这样的工厂在当地运行。再说专制政府也资本主义根本就是两码事,中国就是个绝好的例子。

造成这种人道主义灾难的根本原因是人类的进步,进一步说,是资本生产体制不断超越阻碍,不断摧毁人类旧有生活方式的前进过程。苏式社会主义不过是对资本主义一次不成功的模仿,论其究竟,技术进步和资本积累是此类灾难的终极根源。

成立企业的初衷是节约交易成本,企业必然专制,这是新制度经济学的根本,没什么可争论的。你没看过阿瑟黑利的小说『烈药』么,不知道美国汽车企业精确比较命价(血酬)和召回成本么,这都是切尔诺贝利一脉。

四十年前熊彼特说社会主义是必然之路,三十年后萨缪尔森讥笑了他,萨氏还断言技术进步会赶在资源枯竭和环境被彻底破坏之前再次拯救人类。长期来看,他们都死了。

对专制统治者来说,“稳定”压倒一切,人命算什么?人都死光了,**主义就实现了;

狂妄的人类如果还不知反省, 把自己玩死也许只是迟早的事;

不受监督制衡、负责方向对上不对下的政府和民主政府哪一个把民众玩死的可能性更小一些?

谢谢博主整理出的这些资料。
我曾经在纪实频道里边看到过其中一集,在这边终于能够看其他的内容了。
这个事件实在过于震动人心,无论是对于核辐射的恐怖,对于专制政府的对事实的隐瞒,还是清理污染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看了楼上一些人的发言,我实在忍不住笑出来了。

enen ...

我想,真正的灾难不可恶,可恶的是谎言。

灾难谁都不想它发生,但一旦发生就要想办法去处理。楼主整理出的资料很好,使我们得知更多的内容,但毕竟是西方处理过的,总不能排除人处理手法在内。其实有没有想过,谎言背后,可能是不想引起进一步的混乱,避免更多人的死亡。不在其位、不明其事,群众与政府是相对对立的,所以群众思维有时是不明白政府行为的真意,始终群众不是政府,因为没有那种思维所以当不了政府、才当上了群众。试一下换位思考吧,不要一味的为反对而反对政府。假如由你来当政府你会如何处理?如何处理其他衍生问题?

现在这个时点,搜索到这篇文章,阅读后真是五味杂陈!
无论如何期待日本福岛核电站不要成为切尔诺贝利第二,祈祷灾难很快过去!

我要发表看法

«-必填

«-必填,不公开

«-我信任你,不会填写广告链接